用户1915397199

耿宝昌:探寻汝窑

用户1915397199

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中国陶瓷历史悠久,经历代传承,时至宋代,南北各地名窑林立,曾为宫廷烧造瓷器者见诸宋人文献记载,其名次是诊官、哥定、钧,并以“汝窑为魁”,且世上已约定俗成而称之为“名窑”。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故宫藏△ 宋汝窑天青釉碗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尽管有文献记载,但还应当务真求实。汝窑产地何在?长期不得而知其具体地。自清代乾隆皇帝好古爱瓷成癖时起,即已形成历史迷离问题。如故宫博物院藏北宋天青釉汝窑碗,外底有乾隆丁酉年(乾隆四士一年,一七七七年)堑刻的乾隆皇帝御制诗。诗曰:“秘器仍传古陆浑,只今陶穴杳无存。却思历久因兹朴,岂必争华效彼繁。口自中规非土匹,足犹钉底异饱博。孟圆切己座(近)君道,玩物敢忘太保言。”句后堑刻“乾隆丁酉初春御题”,铃“古香”、“太璞”二闲章。该诗辑入清高宗《御制诗四集》(卷五十六,乙亥,乾隆二十年,一七五五年)。由此可知,当时乾隆皇帝认为汝窑遗址已杳无可查。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自乾隆朝至今,在长达二百八十年的历史进程中,很少有人去认真考证过汝窑遗址之具体所在。成书于宣和六年(二二四年)的徐兢(生卒年不详)撰《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也只谈及“汝州新窑器”。即使文人之间有所议论,当也是有局限性,因之相传而已。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其实,最了解情况的是当地居民。但由于历史上的情况不同于今天,当地民风淳朴,人人本分,思想固守,虽然对窑址情况不十分清楚,但也不宣扬,所以窑址才能保留至今天。尽管如此,也还是有个别人从事盗挖窑址活动。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譬如说,一九四O年曾有河南古董商人携一件汝窑六方连座式中型花盆来京,找到孙赢洲先生出售,因索价太高,未能谈妥。该商人来自开封地区,彼时开封是河南省的商业中心,客商云集,市场上时有文物发现。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白胎青瓷残片即出自这里,后来知道是汝州张公巷窑烧造的白胎淡青釉瓷器残片。陈万里先生也曾拥有几片这种标本,也一直不明窑口,对其存疑。虽然约十年前在汝州市张公巷发现的一处窑址为这种瓷器找到了归宿,但对其属性还有待进一步研究。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河南省宝丰县大营镇蛮子营村农民在村东取土时,发现窖藏瓷器,经考古工作者清理,共出土四十七件北宋汝窑青瓷。汝瓷由此进一步名声大震,在陶瓷界盛传,也为汝窑遗址的进一步确认提供了重要信息。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二000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位于宝丰县清凉寺村的古窑址进行了考古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发掘,清理出窑炉和作坊遗迹,出土大量实物标本。窑址出土瓷片标本多与宫廷传留、现收藏于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汝窑实物珍品完全相同。根据实地考察,认定此处窑场即是传世北宋汝窑青瓷重要产地之一。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同年十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河南省宝丰县召开“汝窑考古新发现专家论证会”。会议期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向外界宣布汝窑遗址考古发掘的收获,汝窑遗址的真实面目得以基本认清。后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清凉寺窑址又进行过多次考古发掘,如今已基本告一段落,目前正在窑址所在地建遗址保护棚和汝官窑遗址博物馆,近日也将正式开馆。相信,此地必将成为探索和研究汝窑相关问题的重要基地。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其实,早在一九八五年,河南省宝丰县文物管理所所长邓城宝先生即写过有关传世汝窑瓷器可能产于清凉寺窑的报告 (《对河南宝丰清凉寺瓷窑的调查与认识》)可惜未能及时对窑址进行发掘。在二000年十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专家学者得到共识之一即认定宝丰清凉寺窑是供御皇家的汝窑。会上也有人认为清凉寺窑址虽是首个发现的汝窑遗址,但并不等于就是唯一的一处。因为北宋汝州管辖面广,因此,其他地方可能也会有窑址,只是还没被发现。果不其然,嗣后相继又在汝州市内张公巷、文庙、火神庙后街等地发现窑址,而且各窑产品各具特色。若按属地范围,这些窑可统称“汝窑”。值得一提的是,汝州市大峪乡东沟村窑产品与这些瓷窑产品相类似。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一九八七年以来,清凉寺窑址几经发掘,于二O一五年基本告一段落,先后出土很多遗物,其中最受人瞩目的是一些以往不曾见过的奇异造型,尤其是一些壶、瓶、香炉等立体器物。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历史文献谈到汝窑瓷器釉面有开裂纹片、有蟹爪纹、少装饰等,而考古发掘出土物中釉面出现很多不同现象,并有刻划、雕塑、塑贴等装饰技法。宋代瓷器盛行仿古铜器造型和纹饰,最近清凉寺汝窑遗址出土大量仿汉代铜壶之作,器身出戟且雕刻凸起的兽面纹。另外,高丽青瓷中有很多器物与汝窑青瓷造型相类,说明高丽青瓷受汝窑影响很大。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清凉寺窑址出土如此多夙不为人知的新颖器物,丰富了人们对汝窑的认知。按理说,既然窑址出土有大量新颖器物的残器,那么传世品中也应有同样的完整器,但却不见有。究竟是什么原因?如此多的新颖器物都到哪儿去了?不禁使人感到迷惑,这也是研究汝窑的新问题。这些器物难道是随历史上黄河几次大泛滥顺水而去沉入河底?还是?……还应多加思考。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每召开一次学术会议,都能学到很多新的知识、得到很多新的认知。为庆祝故宫博物院九十华诞,故宫博物院故宫研究院下属的陶瓷研究所(即原古陶瓷研究中心)将举办“清淡含蓄一故宫博物院汝窑瓷器展”,并召开“故宫博物院汝窑学术研讨会”。会议期间,群贤毕至,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一定会带来很多新的资料和新的研究成果,大家共聚一堂进行深入研讨,相信每个人都会有新的收获。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本次展览得到英国大英博物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宝丰县文物管理局、上海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等兄弟单位的大力支持。在此,对各单位的鼎力相助致以最诚挚的谢意!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我今年已九十三岁,有生之年欣逢故宫博物院陶瓷研究所为庆祝故宫博物院九十华诞而开展的汝窑学术研究,并为此做些事情,深感分外高兴。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来源:探寻汝窑--《紫禁城》2015年11期 作者:耿宝昌,版权归原作者所有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UP3北方头条_头条新闻

展开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